一公升眼泪东京,偶尔会想起的一座城市-东南小邹鲁

2019年06月18日

东京,偶尔会想起的一座城市-东南小邹鲁
从东京回来已经有一段时间,偶尔会想起这座城市。

在东京,曾有两位当地人问我东京之行的目的。“邻居”“相似”“体验当地的文化”“了解同龄人的生活状态”,当时我用脑海里闪现过的英文单词应答着。
如果非要说目的,那一定要从原因谈起。一直想对邻国的这座城市进行一番“温柔试探”。温柔试探出自日本作家冈仓天心的《茶之书》。喜欢的作家村上春树在东京居住,钟爱的livehouse表演源于日本,从小到大在课本上了解的国度,曾几度被搁置的东京行终于成行了,内心多少有些激动和窃喜。
“你会说日文啊,好棒!”在地铁站进出口处,一位要去迪士尼乐园,却和同伴走散的香港女孩看着我和工作人员交流后,赞叹道。坦白说,几年前确实自学过一点日文,但语言不用就容易忘。东京之行前期做攻略的时候,我们仅利用App查询了一些简单的交流词汇,然而到达东京后脑海里没有存留任何一句日语。到了东京,我就连“谢谢”“再见”这类简单的词汇,都是在同伴的反复告知后,默念了不下十次才记得。
遇到那位身上没带日元、没有网络白小曼,只带了一部手机和西瓜卡在人潮中和同伴走散的姑娘,是我来东京的第4天。当天,我和同伴约好碰面的时间和地点后别惹佐汉,我们就各自分头行动了。我和工作人员交流用的不过是最基础的英文外加手势。我在地铁站内的电话亭帮她付了几个硬币打通同伴电话后,又将随身Wifi借她使用,帮她再次确认同伴位置后,目送她去汇合点。
到东京不朽星空,现金和网络是必备的。好在莱特湾大海战,这些我们都有提早准备,我们三人早早在Airbnb上定好民宿,人手一张西瓜卡和几日游交通卡,还下载了不少景点路线、换乘等与交通相关的App。都说东京地铁线路复杂,到了东京,我们实实在在地意识到,绝对不能企图凭借下载的手机软件行走,提前开口询问非常关键。比起不太礼貌地举着手机让对方看你要表达的意思,直接开口用英语询问或许是一个简单的方式。在东京崔峰铭,一些人持有一口日式英语,乍听可能一下转不过弯;另一些人则有西方国家的留学经历,流利的口语也容易让我们没法及时跟上他们的节奏吴美廷。但这些完全不妨碍问路,若要真正沟通就必须在外语上下点儿功夫。这也是此次出行的一个体会。当然,不会外语,也并不会阻碍我们出行。在机场、商场、免税店等大型公共场所,有很多佩戴 Chinese 字样工作牌的工作人员,只要主动开口,就能获得同胞提供的帮助。

出行,尤其是去发展程度比自己长期生活的地方更高一些的城市,究竟是在当地吃喝玩乐尽情享受重要还是尝试体验当地人的生活更重要呢?我一直觉得是后者更为重要,臧健和所以我们行程的节奏并不快。

我们花很长时间在大学校园内闲逛,沉醉在他们丰富的校园活动中。看到大学生在读《from zero to one》(《从0到1》),感觉很亲切一公升眼泪 ,这恰好是我出发之前正在读的一本书。我们也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在筑地市场一带转悠,这算是我们参观的第一处景点葆斯奴女装。在这儿,我买了第一眼就看到的一家小小门面内售卖的玉子烧,就是一种用面粉、鸡蛋制作而成的食物,味道没有什么特别的。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这段购物前后的过程。付钱后,老板双手接过,又将找回的零钱整齐地放在托盘中双手递给我,并示意我清点。我咬了一口玉子烧,正准备边走边吃边逛时泰剧金顶,老板从摊位走出来,让我停下脚步。他指着一个禁止边走边吃东西公告牌,示意我原地吃完扔了垃圾后再往前走。在东京,爱护公共卫生俨然成了成文的规定,当地人更以强烈的责任感来维护这样的规定。东京是一个可以快速融入的城市,适应了之后,我们在就餐时都如在旁就餐的当地人一样尽量端坐着用敬畏之心对待食物吊唁的意思,安静地享受美食瑞安·萨格登。

原本计划着每天都像村上春树那样早起跑步,却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没能成行。他写过:在东京时,大体是在神宫外苑跑步。他为了为获得空白而跑步。在《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一书中写道:希望一人独处的念头,始终不变地存于心中。所以一天跑一个小时,来确保只属于自己的沉默的时间,对我的精神健康来说,成了具有重要意义的功课。
大概从2015年买了第一双跑鞋开始,我的内心也就有了这么一种强烈的念头,希望有一段独处的时间。一个工作日的下午,我一个人去了正在修整的明治神宫。这算得上东京市区最大的一片绿地了,从入口往里走,一路上尽是高大茂密且郁郁葱葱的树,走进两旁的岔道宛如在丛林密布的雨林中探险。五月的东京逐渐入夏,这里庄严肃穆的建筑加上连片茂密的丛林则平添了些许凉意。我漫无目的地小跑了一会儿,当我在跑步的时候,什么都没想。本想透过常用的播放器听一些村上书中的歌,无奈可能因为地域的限制吧,很多歌曲无法播放。听着大自然最自然的声音,一恍惚,误以为自己在熟悉的环境中奔跑。

同样在东京市区,闲逛后无意间看到“纪伊国屋书店”,这是29岁的村上春树决定写小说后买钢笔和稿纸的那家店嘛?那天晚上,执意让同伴陪我在已经打烊的店门口待了一会儿。29岁重新启动自己生活的勇气不是谁都有的,站在那里也用意念告诉自己要更勇敢,如他一样。

来东京之前,曾试图通过日本的知名品牌、作家、歌手以及小时候看过的动画片来了解这座城市的某一面。来的季节,不是鲁迅先生所描绘的“上野的樱花烂熳的时节”。而这一次错过的不只有烂漫的樱花,还有上午十点才开门的上野美术馆和排着长队等候进场的恩赐动物园。一早来到上野恩赐公园,也意外发现,这儿的小鸽子一点儿都不怕游客,不知道我们赠送的大熊猫是不是也早早醒来。

在东京的几天,有一半的时间在下雨。这似乎是一座雨下不湿的城市。一方面这里的基础设施很好,大路上不见积水,地铁站、车厢内一些公共场所的地面不见湿漉漉的情形;另一方面,当地人有一种自觉性,在室内他们总是将透明的长柄雨伞板板正正地收拢握着。一直挺喜欢雨天的,学生时代是为了逃避上体育课,现在是觉得可以省去了浇花的时间。喜欢一样东西不见得纯粹,总夹杂着一些自己的情感。而那几天,喜欢东京的雨则是没有任何理由的。
东京到此一游的打卡景点不少,我们去了不少地方,有些地方值得一去。有些很难匆匆领略其中的美。在出行时间有限的情况下,究竟怎么选择与舍弃景点呢?这似乎是旅行的一个比较艰难的抉择。路上遇到的一位刚来东京上大学的小伙子说的一句话让我有一些触动。当时我们对着地图讨论找不到的一处景点时,这位温暖的小伙子主动告诉我们在哪儿。我们向他了解平时空闲时间去哪儿慧深法师,他反问:“你们拿着东京景点的地图,又不想去这些旅游景点?”
是啊,在异国他乡,我们的身份不外乎是只在这儿待五天的游客,去旅游景点也是了解这座城市的方式。每个人都有自己出行的选择,这次旅行中,为了不因为迁就等待而错过了自己出于本心的喜好。短短五天时间,我们三人大概有一天半的时间是分头行动的。我们去了两次东京塔,这确实是一处非常适合常来的地标式建筑。第一次是去看夜景,第二次是专门来看展览并体验海贼王衍生的游乐项目。
东京购物的景点很多,我们也曾往返于多家商场、免税店、古着店。在这样的地方,物欲确实是很难控制的。日本有很多保温杯的品牌,但当地人一般似乎更愿意喝带冰块的水。这样有趣的矛盾也总是时常发生在我们的生活中吧。

如果有机会再去东京,我还会在人流如织的涩谷站的八公像前亳州风华中学,坐在一边的石凳上长时间回味《忠犬八公》这部电影,并透过来自各国游客兴奋地与它合照留念的一个个瞬间再一次体会忠诚的可贵虾夷共和国。如果有机会再去东京,我还会去一趟代官山蔦屋书店,在精巧布置,处处体现美感的地方,反观自己的局限,督促自己认真读书。如果有机会再去东京,还会再去那家名为见月思君的livehouse,感受歌者、听众的专注和音乐的魅力。如果有机会再去东京,还会在空旷的羽田机场看一次日出。如果有机会再去东京,还会再去“牛角”烤肉店吃一顿烤肉,再吃一碗一兰拉面……

sdfd

分类:全部文章 | 标签: | 查看:109
30欧元等于多少人民币世界观和组织 五、-我的奋斗不动产物权东北人过年都吃啥?这几道菜必不可少,年年吃也不腻!-锦木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