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lighting世界,可还需要我-西大青春杏坛

2019年04月06日

世界,可还需要我-西大青春杏坛

世界可还需要我
化学化工学院 2014级 赵迪
如果,世界只剩下黑色,而人们又逐渐习惯这样的黑暗,愿意生存在黑暗中的时候,那么,可还需要身为路灯的我?可愿,许我一点微光,为自己取暖,为他人明路。
——题记

我上一次遭受重击是一个月前,我还记得那日农家俏厨娘,漆黑的夜晚,我是唯一的光芒知了网。可是,棍棒狠狠打在我身上highlighting,这条路瞬间暗了下来,再无一丝光亮。我已经无心去管我身上的疼痛,因为那时我看到在我身边发生的事,持刀抢劫,我心痛,我震惊!难道说暗下来,就可以肆意妄为么?
整整一个月了,我作为路灯却依然不能发光。没有人来为我疗伤,而我也亲眼目睹了这一个月的残忍。不记得有几次持刀抢劫,不记得有几次暴力行凶。哀莫大于心死,我不能发光,无能为力去拯救。可是难道月黑风高,毫无光明,就是杀人夜吗?难道没有人愿意站出来阻止,或是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用光明去撕裂黑暗么?
是不是人们已经习惯了生活在黑暗中,司空见惯了躲在黑暗中的阴谋和痛苦特别车队,而不愿制止,不想阻止,视而不见呢?倘若如此,我只想问,此时的一片黑暗的世界,是否还需要我的存在。
如果人们放纵黑暗成为歹徒的保护色,那我的意义呢?
犹记得,彼时世界的夜晚,需要我,我带着我的光芒,还世界一份祥和安逸。
彼时世界,需要我
漫漫长夜,总是寂寞,拂面的风都是冷的,世界只剩下黑色。
于他人而言,一生有二分之一的时间,是在漫漫长夜中度过,或许迷茫,或许寂寞。与我而言,我的一生,都将处在这漆黑的世界。那是因为,世界需要我来点亮夜的黑暗,需要我付出自己,换来一点光明。因为我是路灯,哪怕是电闪雷鸣,哪怕是骤雨疯狂,我都不会躲藏,我不会忘记我的使命就是在黑色中闪光。
尽管,我的淹没在无尽的黑暗,习惯了孤独的日子,养成了寂寞的性格,没有人在乎我的职业,没有人欣赏我的存在,但是,至少我能散发着微弱的光失心欲女,将方圆几里照亮。
彼时,我是情人夜话时天底良知,感情的见证;是亲人相待时,温暖的守护;是旅人远行时,明路的方向。有道是,无人不爱我的模样杜蕾丝,在彻夜星辰里,我就是他们的阑珊灯火,寄于他们温暖,光明和寻找目标的方向。更重要的是,让所有人在黑暗中找到光明,献上一份安逸平静的安全感。
彼时的世界黄光宜,很美好。
此时世界崔秀珍,可还需要我
然而,时代在变,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害怕白昼,选择在夜晚生存。继续着见不得光的行为,以为在夜色中,永远安全。如果有一天,当所有人都逐渐习惯了世界的黑暗,不再追求光明,愿意在黑暗之中行走的时候,可曾有谁,会带着夜阑独坐的清醒,遗世独立地守望?可曾有谁,会愿意倾尽所有,撕裂这黑暗狮麟驾校,带去一点光明?那时的世界照耀名利场,可还需要身为路灯的我广饶信息网?
我见证了一个月没有我光芒存在世界松下怜,人性善变,许多丑陋的嘴脸开始显现,世态炎凉,无人愿意赠与黑暗一丝光亮。此时世界,可还需要我?
茫茫夜色中,我又感受到散在空气中的血腥味。仿佛切肤之痛,让我难以言喻。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路灯,能够保卫的仅仅是我的方圆几里。没有我的光芒,这方圆几里就如此不太平,而人们,竟然默许这样的危险发生,无人拯救我,也无人拯救他们。
试问,天下之大,夜色始终会每日笼罩,倘若丢失了光明,黑暗中行走会怎样?路灯坏了,一条路不再明亮,若是人心都暗了,世界才是真的黑了。
我不明白,为何会有人将我伤害,更不明白,为何没有人为我疗伤?
我认为,黑暗永远都不会是应该生存的地方。因为在黑暗中,最容易暴露人性的险恶。如今的世界题谷,哪一个危机不是在黑暗中酝酿的?那些见不得光的勾当,那些活在黑暗中一手遮天的败类,难道不正是因为,没有光明会刺伤他们么?为什么没有,因为没有人敢去点亮这一丝光陈巧倩,因为没有人愿意牺牲自己去成为这一点光。
黑暗是坏人天然的屏障所罗门王凯恩,放纵黑暗则是欲盖弥彰,最终,只会让越来越多的人成为受害者。到底哪一天,人们才会想起光明,才会用光芒去对抗黑暗,保护自己呢?到底还要多少人在这条漆黑的路上受到伤害,黄慧颐人们才会想到我的存在?到底有多少违法事件出现,人们才会勇敢的站出来抵抗?
这寂静的夜晚,你听啊,谁又在挣扎,谁又在嘶吼,谁又在哭泣。
这沉默的黑暗,你看啊,没有人在意,没有人出手,没有人施救。
我,听不下去,也看不下去,我只想点亮自己,让这种种恶行暴露在光芒之下,狠狠地伤害那些坏人,让他们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我恨,恨我不能发光,恨我无能为力,恨无人在意黑暗中的危险,将我点亮!
我多想,回到那些安逸的时光,用我的光芒,驱散黑暗中的迷茫,风吹不败,雨打不慌,不论是雨蒙,还是星灿,一意孤行,为夜晚守望。
我多想,回到那些平静的时光,用我的光芒,阻止黑暗中的勾当,挺身而出,奉献自我,不论是流血,还是生命,不再受伤,为行人保障。
又是一个雨夜綦怎么读,耳畔依稀又响起谁的呼唤,恍惚中又看到剑影刀光,有没有谁来将我点亮,有没有谁愿意成为光芒爆炒海瓜子?
难道世界真的变成这样,在黑暗中为所欲为,却无人制止,安全,成了奢望。
难道世界真的必须这样,在黑暗中暴露丑恶,却无人厌恶,放纵,习以为常。
我不愿,越来越多的人,在漆黑的道路中受伤;
我不愿,越来越多的事,在黑暗的笼罩下躲藏。
我身下的方圆几里,路途不再明亮,可还需要我的光芒?
世界发展前行的路,路途可还有光,是否没有我也一样?
有没有人能够夜阑独醒,路过我,将我点亮;
有没有人能够挺身而出,路过世界,给世界光芒。
我仿佛嗅到了弥漫在身边的血腥味,我突然想大喊,世界我的野蛮师姐,到底还需不需要我的存在毒吻面具银魔?
我似乎听到了谁的回应,有谁的脚步在靠近,是谁?他愿不愿将我点亮?他会不会是撕破这黑暗的光芒?


分类:全部文章 | 标签: | 查看:120
三角形的周长公式世界的尽头,有一座“救赎山”,你曾了解过么?-任性游美帝c5000世界正在偷偷惩罚“认知层次”低的人!-赏析经典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