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宝路东凤墨白续写之千秋岁(120)-娥媚小筑

2017年05月10日

东凤墨白续写之千秋岁(120)-娥媚小筑

听闻有人呼唤墨渊,墨渊和白浅在天门之前回头望时,只见药王挎着百宝药箱,一路小跑着朝他们奔来,直至墨渊和白浅的面前,恭敬地行了礼许二和。
药王已很久没见过白浅了金慧星。今日猛然遇见她左慧琪,见她已脱去凡身,周身祥瑞之气缭绕,从元神中逸散出来隐隐金光,想遮都遮不住,显然已位列上神阶品,这让药王十分意外。
药王听天宫中的小仙们讨论过青丘白浅上神与战神墨渊、太子夜华之间的传闻,也曾暗暗同情白浅多舛的命运。白浅三百多年前化为凡身历劫之时,在天宫中受尽欺凌,几次三番险些丢了性命,都是经他的手小心医治调理又慢慢地活了下来。如今她历尽苦难,劫后重生,回归仙身,又飞升了上神,这样的命数真如同凤凰涅槃一般,让药王感慨万分。
“老朽多年不见白浅上神明末乱臣,上神总算否极泰来了。”药王颤抖地拱着手,眼圈也跟着微微发红。
在天宫中,白浅唯一感念的,除了一览芳华的仙娥奈奈,就是这个本分厚道的老药王了,于是也顾不得一荒君主和上神的身份,朝药王深深地施了一礼:“昔年多亏了药王的救命之恩,我才能在这天宫中苟活下来。药王且受我一拜!”
药王见白浅向他行如此大礼,慌忙跪下:“上神折煞老朽了,老朽万万不敢当上神如此大礼!那都是老朽作为医者的本分,上神无需挂怀!今见上神一切都好老朽就放心了。”
白浅俯身亲手将药王搀起来:“药王今后委实不必同我客气,救命之恩即便粉身碎骨也无以为报!”
墨渊上前一步,将白浅护在身侧,朝药王一揖道:“内子的救命之恩由我昆仑虚一并承了,今后药王有事,昆仑虚与青丘定当鼎力相助。”
药王忙回礼道:“二位上神言重了,老朽愧不敢当!……刚刚墨渊上神交待老朽去给魔族女君诊丞相如此多娇病,老朽已去看过了,并无甚大碍,只不过是她的元神似乎是被仙法禁锢已久,现在还没有完全复原,法力也尚未完全恢复。也无需用药,更无需调治低调术士,好好休养几日也就无事了,墨渊上神无需担心。眼下太晨宫中还有几位受伤的仙伯待老朽前去医治,老朽先告辞了凶兽时代!”
说罢,药王又不放心地看了看白浅,嘱咐道:“…白浅上神虽早已回归仙身,可老朽瞧着上神气色不大甚好,元神也虚弱些,还需善自多加调养才是…”
白浅微微颔首应了,药王便不再耽搁,抢先一步匆匆朝太晨宫去了。
药王渐行渐远,墨渊回过头来,细细地打量着白浅的面色,说道:“你这身子的毛病,定是这七万年来日日剜心取血落下的。虽然目前没有大碍幸不二,可也大意不得帝皇剑印,我看等你我大婚之后,还是尽早闭关好好休养一阵吧。”
白浅垂头默默看着脚下的路,轻声说道:“都听师父的吧…”
二人无话,并肩缓缓过了天门,直至芬陀利池畔,墨渊叹了口气,渐渐停住脚步,转身站到了白浅的对面,扶着白浅的双肩,让她目光直视他,方开口解释道:“你心里有疑问就问我,不要自己胡思乱想。我与那少绾实在是没什么。”
白浅一双眸子清澈透亮,但又平静得毫无波澜:“知道了。在第七天的时候十七就说过了,十七只相信亲眼见到的事。”
白浅复又垂下头仔细看着脚下的路,继续往前走,却被墨渊伸手拦住。墨渊思及刚刚发生的那些莫名其妙的事,无奈地摇摇头,说道:“我深知那女子的为人,还是着了她的道。她执念重了些,隔了十九万年再次回来仍然不愿罢手。刚刚她手下的人将你拦住说话,另一边就自己到半路来寻我…”
“师父不必解释…十七都知道。”白浅将墨渊的话截住,面色如常地望着墨渊说道:“所信者目也,而目犹不可信;所恃者心也,而心犹不足恃。知人固不易矣。这些道理,十七拜入昆仑虚师门的第二年,师父就给弟子们讲过。十七虽然顽劣些,这样浅显易懂的道理也还记得…”
“那你这是怎么了?连句话也不愿意说一句?依着你的性子,哪藏得住心事?!”墨渊心里着急,始终不放心。
白浅淡淡一笑,清风拂面,发丝飞扬,极目远眺,广阔的芬陀利池里开满白莲,阵阵淡雅的幽香逐风而来,真是让人心情愉悦,不愿再去想那些烦心事。

白浅深吸一口气,说道:“师父,仙途漫漫万宝路,谁还没有个前缘,谁还没遇见过几朵桃花?十七没那么小气。师父身份贵重,又生得如此好看,对师父心存幻想的女仙那么多,也不少魔族女君一个。”
思慕于墨渊的女子数不胜数,事实如此,他们师兄弟之间私下里也常常背着师父拿这件事说笑。想起以往的趣事,白浅笑得狡黠,眉宇间皆是显而易见的揶揄之色。
墨渊却瞬间沉下脸来,英挺俊美的脸上是不容忽视的威严。白浅见状也不由得敛去唇边的笑意,被他步步紧逼着几步就退到了一棵大柳树下。白浅后背紧抵着粗壮的柳树干,退无可退。墨渊手臂撑在树干上,将白浅困在方寸之间,迅速俯身在她嫣红的唇上吻了片刻,才在她唇边低哑着声音道:“你这丫头,真是越发胆大了,竟拿你未来的夫君打趣!依我看,还是该马上带你回去好好立立规矩…”
白浅心如擂鼓,面红耳赤地别过脸去,环视四周,心中暗自庆幸一十三天没什么人:“师父难道不是越发胆大了?你当这里是昆仑虚的寝殿吗?倘若被别人撞见还了得?你那掌乐司战之神的名声还要不要了归省的读音?”
墨渊见她别着脸不敢抬头看他,又在她耳垂上轻咬一口,说道:“我墨渊何曾在意过名声?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去。郭文韬我只要有你在身边便好。”
白浅的腰身被墨渊箍着,无奈怎么也挣不脱,只好任他抱着轻轻开口与他商量道:“师父的心意十七晓得,可十七若真与师父作了夫妻,恐怕日后的麻烦也少不了…十七刚刚一路上就在想…不如我们…将婚事往后放一放,先与那魔族女君把话说开,再商议婚期也不迟,否则终究是个麻烦。师父以为如何?”
墨渊下意识地将手臂收紧,脸埋在她颈窝里,声音果决地说道:“婚期绝不更改!这件事我自会解决,你毋须担心。”
白浅只觉得自己的身子都要被她揉碎了,又不敢挣扎,只好轻声细语地劝说:“师父,十七觉得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她对你的情意深得很,哪会轻易罢手?师父若是有好法子解决乌坎事件,还能等到今天?还是说为了婚事,要与她上苍梧之巅斗上一场,拼个你死我活?”
墨渊缓缓放开白浅,低头注视着她的眼睛,说道:“那都不是你该操心的事。你安心就好龙飞三下江南。”
白浅听他这话最美女机长,猛然想起七万年前,若水之战前夕,她在昆仑虚酒窖里向他讨教东皇钟的来历,他也是这么云淡风轻的叫她放心就好,那语气与现在如出一辙,结果他却为东皇钟丢了性命康小八,让她苦守七万年!
白浅心慌意乱,胡乱抓住墨渊的手,急迫地说道:“有什么事你不可以瞒我!你既要娶我北京四大凶宅,就不可以再把我一个人丢下。我既答应要嫁给你,就要一切事与你一并承担,哪怕是去赴死,你也要把我带在身边,化成灰也是要在一起的!”
墨渊颇有些动容,万分珍惜地把她拥在怀里安抚,又不免被她的傻气逗得有些想笑:“你这脑袋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我要娶你,又怎么会把你一人丢下?!东皇钟早已在上次的若水之战后被我收回,牢牢地封印在昆仑虚之下!如今的魔族还翻不出什么风浪来。你委实不必担心。”
“师父可不要骗我金仕盾!”白浅眼泪从眼角滑落,在墨渊胸口的衣衫上晕出一朵泪花。
墨渊微笑着为白浅轻轻擦去泪痕,柔声道:“你知道,我从不骗人…”
白浅含泪而笑:“如此便好众夫盈门!…刚刚在一十二天,十七与别人话说得有些多了潘朔端,戏也看够了。我们何不趁着闲暇时光静下心来赏一赏这一十三天的美景?!”
墨渊见她如此说欧酷网,也不再多言,只牵了她的手,沿着池边缓步而行。墨渊身形比白浅高大许多,正巧能够悄无声息地将耀眼的日光替她遮住些许鹅和鸭农庄。
一十三天彩霞飘飘,萦绕在高高的宫阙楼阁之间。庄严辉煌的太晨宫倒映在芬陀利池中,几只彩雀结伴绕着池中白莲觅食,偶尔翅膀掠过水面,荡起一圈一圈的涟漪。池畔柳荫下一双璧人凭栏远眺,相依相伴,喁喁低语,让人不忍心打扰。
重霖领了东华帝君之命,一路由太晨宫匆匆赶来。走到近前望见墨渊与白浅二人这般柔情缱绻,不由得止住了脚步。
此时,墨渊已先一步牵着白浅的手回过头来,望着停在三丈之外的重霖问道:“可是有事?”
重霖躬身一揖:“墨渊上神,帝君有请!”

娥媚个人微信号:14717951
娥媚书院订阅号:娥媚小筑
?欢迎来娥媚的小家里坐坐!?

分类:全部文章 | 标签: | 查看:42
似火骄阳丛林霸王遥控霸王龙喷雾玩具电动恐龙模型仿真侏罗纪霸王龙-北美玩具f1法拉利东京近期最值得一看的艺术展,我们都为你整理好了-小团儿旅行